主页 > 官港股 > 苍南:埭金线严处村段公路桥半年后勉强复工
苍南:埭金线严处村段公路桥半年后勉强复工

  温州网苍南支站讯 上月底,宜山的陈先生来电称,地处宜山镇严处村的一座公路桥,今年4月份桥梁已经竣工,但引桥、防护栏、混凝土桥面等配套工程半年多来一直没有继续施工,导致过路的车辆和行人事故频发,时常造成交通路阻,行人苦不堪言,附近居民怨声载道。

  11月2日,记者带着疑问来到宜山镇严处村“问题桥”现场,看到该桥长约20米,宽约8米,系钢筋混凝土结构,南北走向横卧在埭金线上(老龙金公路)。除桥南东侧引桥已基本完工外,其他位置的引桥填充是大小不一的石块和黄土,表面凹凸不平,老路基上堆砌着些造引桥用的石块。桥梁上,一半水泥路面已经浇灌好了,北面东侧防护栏的钢筋裸露在桥面上。

  附近居民说,由于改建的公路桥桥面比老桥高出近1米,两边引桥尚未完全建好,使得桥的坡度陡增,加之车辆只能单向行驶,路面又坑洼不平,很多电瓶车、人力三轮车等非机动车时常在这里“轮陷”或“抛锚”,造成交通堵塞。记者在现场就曾看到,过往车辆往往都“摇头摆尾”地下坡,场景险象环生,着实让人捏一把汗。附近一家副食品店的郑老板向记者大倒苦水:晴天,飞尘漫天,碎石乱飞;雨天,污水四溅,小事故频发。“你看,我这柜子的玻璃就是被下坡的大车碾飞的石子砸的,小面包货车的后挡玻璃曾经也遭此厄运。”郑老板无奈的说,“现在,我们根本不敢让小孩子在屋前玩耍,太危险了。”

  记者打听到,该处公路桥之所以迟迟未完工,主要是因为附近薛家三兄弟因政策处理有异议而阻拦施工导致的。为什么一项便民利民的老桥改造工程得不到附近居民的支持呢?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薛家兄弟薛美细。

  “改建的新桥要比老桥拓宽近2米,加高1米,拓宽的引桥将占用了我们约30平方米的宅基地,但是,当初我们并未接到任何征地的通知,这让人很气愤。”薛美细激动地说,“公路引桥紧挨房子,又是下坡路段,这对我们的人身安全造了极大的威胁。”据介绍,假如按施工单位的建桥方案,桥梁竣工时,1米多高的引桥不仅阻挡了他家人及部分村民的原有出行路线,而且,雨天时,引桥雨水会直接倒灌到他们墙壁。桥梁在打桩的时候,他们家的三间房子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震动,砖墙结构的墙壁多处出现裂纹,加高加厚的公路及桥梁使得他们房基有一定程度下沉。薛美细表示,对于上述问题,当初,宜山镇相关单位并没有给出合理解决方案。“没办法,我们只有通过阻止施工来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要是等桥造好了,我们的合法权益就没有保障了。”薛美细这样说。

  据了解,半年来,宜山镇相关部门和薛家兄弟就经济补偿和住房安全问题沟通协调过几次,并最终提出一次性支付11万元的全部经济补偿方案,但未被薛家兄弟接受。薛美细说:“钱不能解决安全问题,我们只要求最起码的居住有安全保障。建桥修路,造福百姓,我们也非常支持,但也不能‘利大家损我一家’”

  记者就此事与宜山镇副镇长杨立国取得联系,他告诉记者,严处村公路桥是按照交通部门规定的通行标准进行加宽、加高改建的。针对薛氏兄弟提出的安全隐患及出行难等问题,施工单位也打算在引桥上做上防护栏、排水沟和步行台阶等设施。

  杨立国表示,公路改建是公益事业,政府部门充分考虑到老百姓的安全和合法权益的同时,也会考虑到政策处理的公平性和连续性,依法依规办事,不可能也没有权利给个别提出不合理要求的征地户违规补偿。

  截至目前,该桥已经开始复工。为防止施工受阻而引发冲突,施工单位只能在老路基的基础上建造引桥,该侧引桥要比桥梁窄约1米。一位经常过往该桥的行人说:“建桥方案出台前,如果有关部门能开个听证会,多与附近居民沟通,了解下老百姓的想法,然后制定切实可行的工程实施方案,或许可以避免之前被动的局面。”(记者黄志慧)